当前位置:首页
> 财政文化 > 财政文化

留下的是风景

发布日期:2020-03-30 18:00 [ ] 浏览次数:

高一奇,供职福建省南靖县财政局,高级会计师。

许多个夜晚,万家灯火,夜色中我常忍不住泪涌,因为父亲已长眠于无边的黑暗里再也不会醒来。

又有许多个白天,蓝天白云,大地光明,我亦泪流,因为再也没有父亲的身影走在这明媚的世界里。      

记得父亲离世后村里一老妪来家里祭悼,她对着父亲的遗容说:“你人这么好,本该多停留几年,多看看世间的风景。”      

相比周遭比比皆是的八旬老者,父亲走得太早,这是我一生中最深的遗憾。而他走前生病的日子过得又太苦,这更是我一直难以释怀的心痛。      

这人间风景,父亲是极爱的。在父亲身体健康的岁月里,每一天,他都在行走。家乡的月眉公园,生态公园,他每天必去遛达。即便在福州几年,清晨、下午、黄昏,父亲也总要在华林路、五四路走上好几趟。父亲曾去北京住过20几天,在北京城里每天也是到处走的。      

父亲走过许多地方,看过许多风景,苏杭风光、黄山泰山、日月潭阿里山、澳门香港、东南亚,还曾远赴英伦三岛……但父亲最眷恋的还是家乡风景,徜徉其中,走上千遍万遍也不厌倦。      

我回到小城已有一年,每天沿着溪畔走路去上班,溪水伴我而行。溪水水位时高时低,当它满满地汩汩地流淌着,那里面满装着我对父亲无尽的思念。那溪水干涸河床乍现被太阳晒得苍白,仿佛我干枯无依的心田。      

夏天,月眉公园是我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处之一,在这里,总会看到许多老人。他们和父亲年纪相仿,穿着相似,每每看见他们,我便会产发出无限的羡慕和怅惘。也许,我的父亲也曾经是其中一员,但如今,他已永远不在,父女迎面相遇的场景只会是我的幻想。      

冬天,兰陵吊桥是我每天上下班的另一个必经之处。又是一群老人,他们身穿年代已久的中山装,交头接耳地在兰陵吊桥上鱼贯而行。中山装是我对父亲曾经的记忆,家里的老相册还有父亲身着中山装的留影,笑容灿烂。      

从小我就觉得,父亲有着这世上最温暖的笑容,对子女慈爱细心,对世人友爱温和,对家族中人关心慷慨。所以,一直以来,当他笑时,我们便快乐安心;当他不笑时,我们不免噤若寒蝉。父亲,一直是慈爱的父亲,可同时又具不怒而威的气场,我们几个儿女从不敢冒犯无礼。如今,只有在回忆中去寻找父亲笑着的一个个片段。音容尤在,天人永隔。      

小城的远山近水,青清相映,楼盘鳞次栉比,不逊城市,道路改造得宽阔通达,生活便捷。这是一处宜居之地,人们生活悠然。太遗憾父亲没能再看几年小城的改变,多希望他能再看看家乡的风景人情。      

从来,留下的是风景,离去的是人。

来源:办公室
打印 关闭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